DESIRE(背德的螺旋)

文:森野一角

出版:龙成

打字:chaogo

第一章步向终结的开始

一、

今天,绚丽的朝阳一如往常倾注入我的房间。

跟前一栋栋的大厦沐浴在阳光中,投射出棱镜般的刺眼光线。映照着惯见情景

的窗边,一个暖乎乎的躯体倚靠在上面。

“哎呀!好像大家都在看着我耶!”

我的视线并未投注在大都会的巍峨风景上,而是紧盯着在窗边做日光浴的真琴

的身躯上。

“讨厌啦,艾尔!你在看什么?”

“因为你太美了,让我无法移开视线。”我诚实的说出心中的感受。

覆盖着她的海滩巾,在阳光之前也仿佛不存在。虽然无法看见丰满的胸部,但

窈窕的背部和充满弹性的臀部,却尽入我的眼帘。

和泉真琴,GIT生命工学系毕业,拥有格兰却斯特财团生命科学研究所工作

经历的才女;不管屐历有多惊人,仍然比不上她美妙的胴体。

就算再加上她那于神秘研究设施(DESIRE)中担任技术主任的头衔,我

认为也一样。

我由海滩巾上方握住真琴的乳房,充分享受那弹力。

“啊啊…”真琴拱起身体,敏感度仍然一流。

“真琴,身体变红了哟!”

即使再美好的风景,也及不上真琴的千分之一。我停下来,直盯着映射在玻璃

窗上的真琴的瑰丽肉体。

“艾尔…你光看就满足了吗?”真琴以挑逗的眼神看我。

“开玩笑!”我轻轻的摇摇头。我的男根显示心中想法似的朝天耸立。

“好烫!会灼伤呢…”

男根透过海滩巾碰触到她,她的口中吐泄出甘美的火热喘息。

“想被我灼伤哪里呀?”

“笨蛋!”

“说笨蛋太伤人了…你这里赞成我的意见哦!”

我用盖在乳房上的手指,温柔的爱抚着硬挺的乳头。

“嗯,嗯嗯,啊啊啊…哈啊!”真琴的脸颊泛红,扭动着身躯。海滩巾落到地

板上,我的视线完全被那轻晃的乳房,以及纤细的白皙腰部所吸引。

“啊,用力一点!啊啊啊,那里!就是那里!”恳求娇美喘息,强烈刺激我烦

闷的脑袋。

每用指尖揉捏乳头,真琴就可爱的喘气,无力的扭动身体。我的手指停留在乳

房上,将脸埋进丛林边的腿根处。

“哎呀…那么用力,会有吻痕的!嗯晤…”

“这个地方不会有人发现的啦!”

我用力吸吮大腿,刻印鲜红的吻痕后,接着把舌头伸进真琴的敏感部位。

“呀啊!”真琴发出可爱的悲呜。

秘肉一抽一抽地颤动,透明的汁液滴落在大腿上。我用食指掬取溢出的汁液,

钻入隐蔽在丛林内的蜜液泉源。被蜜液沾湿的手指,轻易地沉进她炽热的深处。我

用指腹,摩擦着真琴敏感的肉壁。

“嗯…呀啊!那里,那里好舒服!”

真琴柔软的肢体,随着我的指头,及拨弄阴蒂的舌头动作而扭动着。真琴为快

感的波涛冲击着,抬起白嫩的臀部,想将手指引导入最深处。赤红充血,被蜜液濡

湿的花瓣诱惑着我,我抽动手指来回应真琴。

“嗯啊…不要…只用手指。艾尔,拜托…”

肉壁压挤着我的指头,真琴湿润着眼眶向我哀求。我想男根以外的东西如果让

她达到高潮,也许会令她感到难为情吧!

“我知道了!”

其实我光用手指也不能满足。我把真琴的手抵在窗框上,揽住她洁白的纤腰,

以男根前端刺激秘肉。真琴的身体微微颤抖。

“快点!”

我以行动来回答。将坚硬膨胀的男根,由后方贯进。火烫的肉壁,带来了舒适

的压迫感。我的男根,像剑一般在真琴体内穿刺。男根有如切开质地细密的肉般直

入体内最深处。

“好烫!艾尔,撞进最里面了…艾尔…一起升天吧!”

我以腰杆的挺进来代替回答。

“啊啊!艾尔!艾尔!好棒!好棒!好舒服!”

热棒规律地抽插,黏稠的声音由结合处传出。

“艾尔,用力!再来,用力一点!插我!插我!”

被蜜液充分沾满的男根,无数次的贯进最深处。每一到达花心,真琴就发出高

亢的娇喊,并用力夹紧花洞。麻痹的快感,在我的男根中扩展开来。

“唔…真琴,我已经…!”

“啊啊,艾尔!啊啊,好,好舒服!”

快感在脑中奔驰,下半身火烫的像烧红的铁块。不断收缩的膣口,给我的男根

更大的刺激。

“唔唔!好紧!”

迥荡在体内的舒畅感,在火热的肉洞中爆发。

“噗咻!”我的肉棒,在真琴的最深处跳动。

“热热的东西…射在,射在肚子上!”

可是一旦发射,就不可能停得下来了。

“里面好热!好烫!好烫!”

几乎与绝叫停止的同时,真琴倒到地毯上。

“艾尔…好舒服…”

在直一琴体内舒适地泄精的我,当然也极为满足。

过了一会儿,我抱住沉浸在快感余韵中的真琴。

“怎么了?”

“真琴,你今天真的要去(SESIRE)吗?”

“嗯!”

“是吗?可是我有很多事想问你哪!包括(DESIRE)进行的研究,还有

你的工作内容等…”我依依不舍的说道。

虽然觉得这不该是在床上温存时适合的话题,但性欲得到发泄后,知识欲就跟

着由心中涌起。

“还是对(DESIRE)很有兴趣哪,艾尔!你是以记者的身份吗?”

“只是单纯以艾尔巴特.马克道格尔的身份。对了!那是你工作的地方,你们

到底在研究什么呢?”

“不能说。就算对艾尔你,我也得保密!”真琴又断然拒绝我了。

“啧!稍微透露一点有什么关系嘛!”

“不行!如果口风不紧,会被你一五一十的全部挖掘出来;这是因为对你身为

记者的实力有高度评价的缘故哟!”

说完,真琴轻轻的将纤柔的手抵在唇上。

真琴这次赴任的(DESIRE),是格兰却斯特财团为改造孤岛而成立的组

织;似乎是从事生态学的研究,但详细内容一律不对外公开。改造小岛的理由,还

有对传播媒体保密的理由,都受到舆论的各种推测,可是真相仍陷于层层迷雾中。

财团赞助过许多项回馈社会的福利措施,并且得到相当好的口碑,因此,对于

这种财团会进行神秘研究活动,我感到很不协调。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得不到财团给我的采访许可,不只见不到你,连谜团

也解不开啰?”

虽然嘴巴很硬,但是心里清楚希望很渺茫。

我工作的SNT(SOCIALNEWSTIME)报社,对(DESIR

E)提出的采访申请全遭否决。

连社长亲自出马都不行了,何况是我这个无名小子。

“对不起!”

“只好等到你下次休假了。”

说完后,我抱紧真琴柔软的身躯。真琴回应着我,也把手指放在我的男根上。

真琴握住肉棒,满心欢喜的对我说:“又变硬了呢!”

当时,我根本没料到,自己竟会成为第一个采访(DESIRE)的记者。

二、

人类,由哪里来,往何处去…谁能将我,从恒久的螺旋之中救出?救我的人,

是…

“原来是梦!”

做了个怪梦!有位少女向我求救。那少女的脸似陌生又熟悉,且不如为何有种

怀念的感觉。有种介于梦境和现实之间的奇妙感觉,笼罩着我。

“八成是因为在陌生的环境中睡着,才做了可笑的梦吧!”

从窗口往下望,只见到一片湛蓝的海洋。

(叮咚!)

“本机将于当地时间上午十一点,到达(DESIRE)。”

机内的广播,将我拉回现实。我正坐在飞往(DESIRE)的机舱内?我和

上机前一样用力的捏捏脸颊,同样痛得要命。

果然不是梦!

我心想,就算被拒绝,也要试试看,于是向格兰却斯特财团提出采访申请,没

想到却得到一个出人意外的回覆。

那是(DESIRE)的采访许可通知。

也许他们认为,年轻人三两下就可以打发掉,或者可能为了对外宣传形象而同

意采访,可是内容却处处施压。如果他们是因为做此打算而选择我的话,那就大错

特错了。我坐在格兰却斯特财团专用机的座椅上,打开记录着事前调查事项的笔记

本。当我还是采访菜鸟时,有次访问某位物理学家,因为事先没有准备,所以问了

一堆白痴问题,被对方当场往脸上丢来一本基础物理学教科书。

从那次惨痛却宝贵的经验后,从此我再也不敢忽略事前的调查工作。

《到目前为止,照财团发表的资料看来,(DESIRE)主要是从事以生态

学为根基的环境工程学研究。》

财团送来的参考资料,也和笔记本中写的相同。

当然,我一点也不相信这套说词。

《财团资料中显示,(DESIRE)进行的研究,是继承已故的占斯塔夫.

史特拉脱维奇教授提倡的‘环境与人类的融合’之概念而发展的研究,这是现今被

公认为世上最进步的生态工程…好像吧!》

生命工程学权威教授的死因,对外公怖为研究中之意外。但是,详细原因却完

全不明,也有传闻说是遭人暗杀。因为进行不合法研究的事曝光,而惨遭杀害。暗

杀的传闻,从研究内容完全保密这点来看,可信度相当高。

《融合意味着人类与自然环境的调和,与一般生态学中所谓的调和意义并不相

同,是指人类与自然在概念上是无法分离的…人类所造成的环境破坏,也被包含在

‘自然’此一概念中…此种崭新的着眼点前所未见。》

我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反应。

《教授与夫人都是优秀的学者,就算夫妻一同拿下诺贝尔奖也有可能。夫人研

究的专业领域,与已故史特拉脱维奇教授相同。》

夫人指的就是(DESIRE)的负责人,玛琪娜.T.史特拉脱维奇教授。

她的个性严谨,十分厌恶记者。

‘负责人讨厌记者,这下麻烦了…’

我看到这里后,合起笔记本,再次将视线投向窗外。

‘接着,要到哪里取得情报呢?’

看着浮在蔚蓝海洋上的孤岛,我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