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十多天后的一天晚上,我正在牛军长房里,郑天雄来了。
 
牛军长一边用手指抽插我的肛门一边对郑天雄说:「娘的,这几块料,一个象条疯狗,见人就咬,一个像个死尸,插她就像插死猪肉。这一个我一定要让她自己来求我肏她。我就不信我就斗不过这几个小娘们!」
 
郑天雄诡秘地一笑道:「这几个小娘们攥在咱们手心里,想怎么收拾她们还不是军长您说了算?要怎么样也由不了她们,怕她们不从?我看军长心里有事,怕比这几个小娘们要重要的多吧!」
 
牛军长抽出手指,把我推倒在床上,揽到怀里,捏住我的乳房边捏边看了郑天雄一眼道:「老郑,你跟我这些年了,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也不瞒你,这些日子我确实正烦着。上次白三回来说柳总指挥这次损失惨重,有意撤回台湾,我心里就老是不塌实。上次李总撤退那回我们没走,是因为觉得有希望打回去。到现在十多年了,吵吵了这么多次,也没有个结果。反倒被共军打过来,离老家越来越远了。说实话,说起撤退,我也动心啊!」
 
他把我转了个方向,把手插进我的大腿根,在我的阴唇中间来回抚摸,接着说:「得了白三的消息后,我派了焦副官去和总部联络,前两天老焦回来了,你猜怎么着?差点把我气死。柳总真的已经报国防部,准备撤回台湾。听说国防部报请老头子批准,批的是「全军撤回」四个字。可柳总报给国防部的名单里只有一至六军,压根没有咱们西盟军区。
 
「老焦去找刘参谋长,姓刘的打官腔说,国防部批了三二五六个撤退名额,三、五军不撤,一、二、四、六军全撤,这些名额还不够用。还说要是我走嘛,可以给我挤一个名额,弟兄们就不行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当初要不是咱们捅了缅军的屁股,他们全都给共军包了饺子。现在气喘匀了,倒把老子当空气了!要是早知道,老子才不管他们的狗屁闲事,让他们给共军当俘虏好了。」
 
郑天雄嘿嘿一笑:「您要不去捅缅军的屁股,也得不来这么多的粮草辎重,也得不来这几个漂亮娘们啊!」
 
牛军长的手在我的乳房上用力拧了两把,恨恨地说:「我气的是姓柳的把老子当空气,这么大的事连个招呼都不打。」
 
郑天雄往前凑了凑放低了声音说:「军长,有句话我不知该说不该说……」
 
牛军长把在我阴唇中间磨擦的手指插进我的阴道,用力抠着,对郑天雄说:「这种时候,你还和我卖什么关子!」
 
郑天雄说道:「军长,咱们现在算是兵强马壮,您手下上千号弟兄,比刚出来时还多。可您想想,当初跟您出来的湖南的老弟兄还有多少?也就不过三百多人,出来后招的佤族兵倒超过了一半。我打听了,三军五军不走也是因为佤族兵太多,根本带不走。要真是让我们全军撤台,您想会出现什么局面?」
 
牛军长一愣,插在我阴道里的手指上加了劲,我疼的差点流出泪来,可只能咬牙忍住,一动也不敢动。
 
他狠狠地在我的阴道里抠挖着对郑天雄说:「姓柳的一撤,总部就撤了,国军也就撤了。莫不成我要在这山沟里扎下来当个山大王?」
 
郑天雄神秘地一笑道:「那倒未必!」
 
牛军长忙问:「你是说……」
 
郑天雄道:「您可记得咱们在景栋的时候曾有一个我在军校时的同学马国才
 
来作过客?」
 
牛军长想了想问:「是那个军情局的中校?」
 
他点点我的乳房说:「当时咱还拿这娘们招待过他。」
 
郑天雄点点头说:「就是他。他现在是国防部军情局四处的上校处长,专门负责缅泰地区的情报工作。您知道为什么这次共军打进来咱们的情报比柳老总还快还准?就是因为我的情报网是军情局帮助建立的,那个立了大功的白三就在军情局泰北基地受过训。军情局名义上隶属国防部,其实是大公子亲自掌管,直接对老头子负责,美国盟友也格外器重,人员、资金和装备都可以无限支配。
 
「前几年他们就和美国盟友合作建立了泰北基地,咱们往泰国走货也一直得到他的关照。我听老马说,老头子发了话,共党现在是内外交困,是反攻大陆的大好时机,主力在东边动,泰缅一带要配合,要变成情报和渗透基地。军情局正在物色地方,准备在这一带建立情报基地。」
 
牛军长的手停了下来,瞪大了眼睛问:「真的吗?能不能请这个马处长过来一趟?」
 
郑天雄点点头说:「我亲自去请他,这点面子他会给的。」
 
那天郑天雄走后,牛军长长长地舒了口气,搂着我呼呼地一觉睡到天亮。
 
回到牢房后,我找机会把听到的消息悄悄地告诉了肖大姐和余县长她们。自余县长她们被关进牢房之后,虽然同在一个小小的牢房之中,可她们始终和我们拉开距离,五个人一直在远离我们的另一个角落。
 
当余县长和孟医生被敌人凌辱、奸污和毒打之后送回牢房的时候,我们曾试图帮助她们,但都被她们冷冷的拒绝了。但在敌人军营里度过了将近一个月、遭受敌人百般凌辱和蹂躏之后,她们对我们的态度慢慢开始有了变化。
 
特别是在她们一个个毫无选择地被敌人残暴地剥光衣服、夺去女人最宝贵的
 
贞操和尊严之后,在她们亲眼看到匪徒们如何残忍地奸淫我们的时候,对我们的敌意慢慢地消失了。
 
她们开始不拒绝我们的关心和帮助,终于有一天,当牢房里只有我和许干事两个人的时候,我们互相敞开了心扉。
 
那天牛军长照例又把小许吊起来摆弄了一番,玩够了之后,还是逼她自动献身。被小许拒绝后仍把她吊在屋里,把我弄去奸淫。
 
天亮之后,我们给送回牢房,大姐她们和余县长她们都还没回来。他们竟把小许的手脚都紧紧地捆了起来,扔在了牢房潮湿的地上。她被吊了整整一夜,又给捆的直挺挺的躺在泥水里,那天还来了例假,血流了一地。
 
我的手虽然也给铐着,但毕竟还能动,就蹭过去帮她挪到乾燥一点的地方。
 
我看见她眼睛里流露出感激和绝望,就轻声劝慰她,没想到还没说两句话,她的眼睛就潮了。
 
我和她头挨头,能感觉到她的心在颤抖。我咬了咬牙,把我们的一切都告诉了她。我对她讲了我们的遭遇,讲了死去的林洁和施婕,讲了小吴母女,她瞪大了眼睛不相信似的看着我,没等我讲完,她就当着我的面哭成了泪人。
 
从她那里,我知道了她们大致的情况。小许名字叫许静,楚雄人,今年刚满二十岁,昆明师专毕业。两年前毕业时她主动要求到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工作,被分配到猛海县立中学。但由于猛海地处边疆,干部奇缺,她只教了半年书就给抽调到县里工作。
 
当了将近一年的妇女干事,大约半年前我军筹划对缅境的国民党残军进行打击,要加强后勤保障工作,就把她调到刚来到县里的余县长身边当助手,任民运干事。
 
余县长到猛海的时间不长,小许只知道她今年二十六岁,有一个未婚夫在湖南,但还没有结婚。她是三年前从北京民族学院毕业,分配在中央统战部工作。
 
这次,因为要配合缅军打击国民党残军,由北京直接派来县里代职的。他们一同派下来的一共有三十多人,直接到县里担任主要领导的年轻女同志就只她一个。因为猛海是在前线,支前的任务很重,她一到任就要求担任支前指挥。
 
上级考虑到支前指挥部要深入缅境,有一定的危险性,要她留在境内担任物资筹集调度的工作,她坚决不同意。在她的一再要求下,上级同意由她担任西线支前指挥部的指挥,但明确规定支前指挥部必须离前线三十公里以上。
 
这次她们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战役保障任务,本准备随运输队回国内汇报工作的。可临出发时得到消息,第二战群的一个营在回撤途中遭遇敌人伏击,大量伤员在后运途中。于是余县长临时决定留下来等候处理伤员的救护和转运工作。
 
没想到当晚却遭到赵大光支队的偷袭。匪徒们冲进包扎所的时候,里面有几十个伤员和十几个医护人员,只有余县长、小许和少数几个干部有枪。
 
他们奋力搏斗,她们本来都留了一颗手榴弹给自己,没想到冲进来大群的匪徒,她们只来得及开了几枪,就和匪兵扭打在一起,最后在搏斗中力竭被俘。
 
孟军医她们的情况小许知道的也不多,她们是被俘的几天前才认识的。当时包扎所里有十几个医生护士,所以印象并不深,只有孟军医,因为是包扎所长,接触多一点。
 
小许只知道她是苏州人,在上海读的大学,前几天在前线刚过了二十四岁生日。包扎所隶属于十三军三十九师野战医院,小韩、小乔都是刚刚从护校毕业不久,组建包扎所时临时调来的。
 
那天大姐和余县长她们回来后,我们九个苦命的女人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牛军长和郑天雄密谈后过了没几天,郑天雄果然领来了一群神秘的客人。这群人为首的是个长脸的小个子,他就是郑天雄说的马国才。他带了五六个人来,个个都沉着一张脸,手里还提着大大小小好几个铁箱子。
 
这群人一到,就和牛军长、郑天雄关起门来密谈了两天。谈过之后,牛军长的脸色开始有了笑意。第二天天刚擦黑,他让人把我、大姐和孟军医带到那个马处长住的房子。
 
我们三个人赤身裸体地被匪兵们架着,马处长挨个把我们打量了一番,不住地点头,忽然朝对面的房子努努嘴对牛军长说:「我这两天老听见有女人哭闹,是怎么回事?」
 
牛军长愣了一下道:「哦,那是共军的一个女县长,前些日子逮住的。这臭娘们是个倔种,伤了好几个人,怎么弄都不服。这几天让她在各支队劳军。」
 
马处长立刻来了兴致:「能不能让我看看,我这里有刑讯专家,制服个把女人不是什么问题!」
 
牛军长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好吧!」说着打开门带着马处长和他的几个人出去了。
 
那天余县长刚好被关在对面西铁支队的队部,供西铁支队的军官淫乐。对面的门开着,几个匪徒围在门口看热闹,见牛军长他们过来,都让开了路,一阵阵哄闹声和叫骂声立刻清晰地传了出来。
 
两排房子离的很近,对面房里的情况我们看的很清楚。虽然我们都知道余县长受到了匪徒们非人的折磨,但对面房里的情况还是让我们都愣住了。
 
对面房里有一张用一大排整根的原木做成的大床,占了小半间屋子。余县长仰躺在床上,两臂平伸,肩腋、肘弯和手腕三处被手指粗的绳索紧紧捆住。她的腰被一条巴掌宽的皮带死死固定在床板上,小腿被向后折与大腿捆在一起,整个人像短了半截。
 
在床上比腰稍低的位置上有两根胳膊粗的短木桩,相隔将近一公尺,余县长被折起来捆住的双腿给强行掰开,几乎平着卡在木桩的外侧。两条肉棒一样的大腿不停地夹着,试图合起来,但被粗大的木桩死死卡住,无可奈何地大张着,她整个身体被捆的像个士字,下身女人最隐秘的部位朝着床外,完全裸露在外面。
 
一个匪徒刚刚从余县长身上离开,她浑身到处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丰满的乳房颤微微地歪向两侧,乳头肿胀,已经变成了紫色,像两颗熟透了的葡萄,小肚子上有几块明显的淤血,红肿的像个小馒头的阴部中间,肿胀的阴门象小孩嘴一样咧开,一股浓浓的白色液体正忽忽地向外涌,中间还夹杂着殷红的血丝;张开的腿上、肚皮上、短木桩上,甚至后半截的床上满是粘糊糊的液体。
 
屋里还站着四五个匪徒,有一个已经解开了裤子,看见牛军长咧开嘴看着他傻笑。
 
马处长看了揶揄道:「这哪是劳军,分明是配种嘛!」
 
牛军长发窘地抬起手道:「这娘们儿烈的很,不这么整治,根本上不了她的身。你看我这手,就是她咬的。」
 
马处长一笑,对他身后一个带眼镜的高个男人说:「小胡,你怎么说?」
 
那个叫小胡的看了马处长一眼,转向牛军长问:「牛军长,有什么口供要问吗?」
 
牛军长摇摇头:「问什么口供,只要她老老实实上床让弟兄们肏,我就烧高香了。」
 
小胡微微一笑说:「那太好办了,您急不急?」
 
牛军长瞪着眼不解地问:「什么急不急?」
 
小胡不慌不忙地道:「您要是急,只要今天这一夜,我就叫她服服帖帖,不过要让她受点皮肉之苦。您要是不急,给我三天时间,再给我块宽敞点的地方,我不伤她一根毫毛,包她乖乖地上床。」
 
牛军长不相信地看着小胡:「我不急,我倒想看看,你不伤她皮毛怎么降伏她!你就去关她们的牢房,那儿宽敞,正好还有几个小娘们,要给她们点厉害看看。人你带走,三天后咱们见分晓。」说完对马处长说:「马处长和弟兄们都辛苦了,还是挑个娘们带回去乐一乐,这几个娘们货色不错,在咱反共救国军里都是有名的。」
 
马处长拱拱手说:「谢谢牛军长了,现在天色还早,我也去看看小胡到底怎么整治这个女县长。」
 
牛军长哈哈一笑,连声说好,吩咐几个匪兵把余县长解下来,又把我们几个推出屋来,一起押回牢房去了。
 
回到牢房,小吴母女不在,只有小许和两个小姑娘缩在墙角里。牛军长吩咐把我们三人推到墙边,自己和马处长、郑天雄等找凳子坐下,看小胡如何处置余县长。
 
姓胡的看了看牢房里的情形,选了我们对面的一面墙,那里有一架用整根圆木作成的粗大结实的刑架,上面横七竖八地钉满了绑人用的铁环。姓胡的指挥几个匪徒把余县长推到刑架前站直,把她的手臂平拉开,用绳子紧紧捆在横梁上,回身去拿他随身带的小皮箱。
 
郑天雄指着余县长说:「小胡,小心她的腿,这娘们厉害的很!」
 
牛军长无声地笑了,姓胡的变戏法一样从箱子外面的口袋里掏出两根亮晶晶的细线,让两个匪兵抓住余县长的腿,一边一个拴住了余县长的两个大脚趾,又拉到她的身后,越过绑着胳膊的横梁,绷紧以后拴住了两边的乳头。
 
当匪兵抓住余县长的大腿的时候,她用尽全力挣扎起来,但根本无法阻止姓胡的,等姓胡的抓住她的乳房,用那结实的细线勒住那两个直立的乳头的时候,她已经气喘吁吁,毫无反抗能力了。
 
姓胡的拴好绳扣,示意两个匪兵松开手,拍拍手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余县长的腿虽然没有捆,但她丝毫也不敢动,因为稍微一动,马上会牵动绷的紧紧的绳索,拉扯她自己的乳房。
 
牛军长哈哈大笑:「到底是专家,略施小计就把这臭娘们治了!」
 
姓胡的并不答话,打开了他的小皮箱。所有人都好奇地伸长脖子,看他皮箱里到底有什么宝贝,只见那里面密密麻麻插了很多闪亮的金属器械。
 
可姓胡的从箱子里拿出来的却是两条淡黄色筷子粗细的胶皮管。
 
他对牛军长说,须要一桶清水,然后走到余县长跟前,一手捏住她的下巴。
 
余县长下意识地扭头躲开,姓胡的使个眼色,上来两个彪形大汉,站到刑架的后面,一人抓住余县长的头发,一人掐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死死固定住。
 
余县长挣扎了两下动弹不得,死死地闭上了嘴。姓胡的呲牙一笑,拿起一根胶管,竟向余县长的鼻孔插进去。
 
余县长大惊,拚命扭头,可被四只大手按的死死的,除了呜呜闷叫之外,哪里动弹的了!只见那二尺多长的胶管竟一点点地给插了进去,不一会儿外面就剩了不到半尺。
 
姓胡的又拿起另一根,照样插了进去。姓胡的示意匪兵们都松了手,余县长难受地拚命摆头,可只见那两截露在鼻子外的胶管甩来甩去,却根本无法把它们甩掉。
 
姓胡的看余县长挣扎的样子,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回头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紫红色拳头大小的橡皮球,球上拖着一根一公尺多长的胶管。
 
姓胡的上前一步,抓住余县长鼻子里插着的两根管子,插在他手里的橡皮球上,这时一个匪兵已将一桶清水放在了余县长脚下。
 
姓胡的把橡皮球拖着的管子插进水桶,对余县长笑笑,一捏那个小小的橡皮球,余县长不由自主地大张开嘴,只听咕噜一声,一股水流冲进了她的肚子里。
 
姓胡的慢条斯理的捏着那个皮球,余县长开始还摆着头试图挣扎,但不一会儿就明白根本无济于事,大股的清水不断地涌进她的肚子,她的呼吸开始紧张起来,高耸的胸脯起伏的越来越剧烈。
 
牛军长看的乏味,问小胡:「就这么简单?」
 
姓胡的微微点点头道:「您就瞧好吧!」
 
马处长站起来说:「天色不早了,牛军长也歇了吧!」
 
牛军长坚持让他在我们中间挑一个陪他过夜,他在我们中间扫了几眼,点了孟军医,两个匪兵上来架起孟军医,随他去了。
 
牛军长又吩咐手下把我和大姐押到马处长的几个部下住的房子,供他们淫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我们被押回牢房的时候,孟军医和小吴母女已经被送回来了。我急忙看余县长,只见她还像昨晚一样被捆在刑架上,鼻子上插着两根皮管。我吃惊地看到,她的肚子大的像个皮球,脚下的水桶却已经空了。
 
她低垂着头,脸色惨白,鼻翼扇动,嘴无力地张着,眼睛半开半闭,嗓子里发出低低的呻吟。
 
我心里一惊,我知道姓胡的昨天在牢房里呆了不长时间就回去了,回去后还兴致勃勃地把我和肖大姐都奸淫了一遍,难道他把那满满一桶水都灌到余县长的肚子里面去了吗?难道她昨天整整一夜就着这么熬过来的吗?
 
我不敢往下想了,却忽然发现牢房里多了两个匪徒看守,他们就坐在余县长面前,瞪大眼睛看着她的下身,他们脚下放着一个空搪瓷脸盆,看样子他们在这里已经守了一夜。这是很反常的现象,平时他们都是在门外放哨,只有拿我们取乐的时候才会进来。
 
我心里不禁一阵发紧,仔细看余县长,见她浑身不时地抽搐,尤其是两条大腿,虽然紧紧夹着,可大腿内侧的肌肉不停的发抖,再看她苍白的脸,两颊已经渗出细小的汗珠。
 
我突然明白了,余县长给灌了一肚子水,却一夜没有排泄,面对着两个瞪大眼睛的匪徒,她怎么能排泄呢?可她是怎么挺过来的啊!
 
这时忽然门外传来了人声,我以为是送饭的来了,谁知门一开,进来的却是姓胡的,后面跟着马处长牛军长和郑天雄,还有一大帮匪徒。
 
我心中一沉,知道余县长的灾难来了。果然,姓胡的走到余县长面前,抬起她的脸,看了看她迷离的双眼,瞟了一眼地上的空脸盆,又看了看两个看守。
 
那两个看守忙摇了摇头,姓胡的满意地笑了。他转身对牛军长说:「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位余县长不但是个美女,而且很了不起,意志力相当惊人啊!」
 
牛军长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他摸摸余县长圆滚滚的白嫩肚皮指着地下的空水桶说:「昨天晚上我给她灌了大约二十升清水。根据试验和统计资料,女人在喝进二十升液体的情况下,有将近一半的人只能坚持不到一小时就必须排尿,甚至排便,就是说又拉又尿。
 
「有百份之三十的女人可以坚持到三小时,另外百份之二十可以坚持到四小时,只有极个别的特例可以挺过六小时。您看余县长已经挺了八小时了,不是很了不起吗?」
 
牛军长点点头疑惑的说:「这娘们倔的很,打死也不低头的!」
 
姓胡的摇摇头道:「她不尿并不代表她不想尿。只不过我安排了两个弟兄在这里瞪大眼睛看着,否则她恐怕早就又拉又尿,连这个脸盆都装不下了。」
 
说着他蹲下身,解开了拴在余县长脚趾上的细绳,又叫来四个匪徒,让他们把余县长的脚抬到和手臂一样高,用绳子捆在刑架的横梁上,把她在刑架上捆成了一个蝙蝠状,把下身完全亮开。
 
这一次余县长没有反抗,只低垂着头吃力地喘息。姓胡的看了看余县长仍然满是污渍的下身皱了皱眉,招呼一个匪兵去抬来一桶清水,耐心地把余县长的下身清洗乾净。
 
他的手沾着水在余县长的大腿中间轻轻地擦洗,余县长浑身发抖,喉咙里不由自主地哼出了声。洗去皮肉上的污渍之后,余县长下身的所有器官都清楚地显露出来。
 
姓胡的指着她红肿发亮的阴唇对牛军长说:「您仔细看这里!」
 
牛军长凑上去仔细端详,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那里。只见那两片已经变得肥大的阴唇直直的立着,使阴道口看起来象张小嘴,里面红红的嫩肉清晰可见,那小嘴还在微微地一张一合,周围的肌肉都在紧张地抽动。
 
姓胡的一把按住阴唇,另一只手指着余县长的肛门道:「您再看这里!」
 
牛军长一看叫了起来:「娘的,臭娘们屄会动,屁眼也会动哩!」
 
姓胡的得意地笑了,松开手在桶里涮了涮抬起头说:「这说明她在拚命地憋着。她不愿当着我们的面撒尿,这代表她的反抗意识,这种意识非常强烈,以致她竟然可以挺过平常女人两倍的时间。但是,不管她的意志多么坚强,也不可能无限制地挺下去。很遗憾,上帝给人规定了生理极限,这是天然法则,是人的意志所无法改变的,谁也逃不掉的。
 
「所以,尽管这位美女县长很了不起,挺过了常人两倍的时间,但她已经到了极限了。刚才大家看到她下面几个洞洞都在动,就是她在做最后的抵抗。我可以肯定地说。她现在那里的肌肉肯定已经都酸了、麻了,快要控制不住了。我们再稍等一下,就可以亲眼看见这个大美人尿尿啦!」
 
牛军长扒拉了一下余县长的下身问:「尿了又怎么样?」
 
姓胡的眼睛一抬说:「我刚才已经说过,她不肯当我们的面尿尿,代表她的抵抗意志。那么,她不得不当着我们的面尿尿,就代表她的抵抗意志的堤坝被冲开缺口。一条堤坝一旦给冲开一个口子,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直到给完全冲垮。
 
「我跟您要三天时间,就是要把她的抵抗意志完全打垮,让她服服帖帖地跟弟兄们上床挨肏.我可以当着她的面把话说在前面,我要她上面灌水下去,半小时之内下面尿出来才算数。那就代表她完全放弃抵抗了。现在我就要看看她究竟还能挺多久!」
 
牛军长听的连连点头,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盯着余县长的下身。姓胡的一套理论听的我毛骨悚然,但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我们都经过了那一关。不管你多么坚强,当你意识到你的抵抗毫无意义时,你就会绝望,就会放弃,连大姐这么坚强的人也不例外。
 
牢房里好像忽然静了下来,余县长的呼吸一下变得格外粗重,中间还夹杂着低低的呻吟。我偷偷看了她一眼,看见她正打了个哆嗦,紧接着又是一个,像是打冷战,可她苍白的脸颊却淌下了两排豆大的汗珠。
 
郑天雄命人把汽灯拿来,把她的下身照的通明。只见两片直立的阴唇明显在抽动,越动越快,忽然向两边一开,哗的声,一股混黄的尿液带着热气象绝堤的洪水冲了出来。
 
围了一圈的人忽地散开,只有姓胡的伸脚把那个空脸盆踢了过去,接住了尿液。尿液打在盆里发出当当的响声,格外刺耳,余县长浑身一软,头无力地低垂下去,像瘫了一样,牛军长看的眉开眼笑。
 
尿声足足响了一两分钟,余县长鼓胀的肚子渐渐地塌瘪了下去。姓胡的把几乎接满了的搪瓷盆放到余县长下方,敞开的阴门里还不时涌出一股尿液,流到盆里。余县长像一块没有知觉的死肉,悬在那里一动不动。
 
牛军长上去抓住她的头发,掀起她的脸,见她双目微合,面颊挂满了泪水,眼珠一动不动。牛军长骂了一声:「装死!」顺手提起水桶就要往她脸上浇。
 
姓胡的忙拉住了他道:「军长不必,看我的!」说着又拿出那个橡皮球,接上余县长鼻子里的胶管,把另一端插进了刚才给余县长洗过下身的水桶。
 
余县长猛地睁开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姓胡的手里的橡皮球,瓮声瓮气的叫起来:「不……不……你们这些畜生,放开我,你们杀死我吧……畜生……」
 
牛军长一把抢过皮球,一边用力地捏着一边说:「你他娘的怕了?你倒是硬啊!看咱们谁能硬过谁!」
 
一股股污水忽忽地冲进余县长的肚子,眼看着她刚刚瘪下来的肚子明显地又股了起来。
 
姓胡的走上前,不慌不忙的解开扔拴在余县长乳头上的绳子,慢条斯理的说道:「一般来说,当一个女人要求别人杀死她时,就是对自己的抵抗能力已经绝望,马上就要崩溃了。余县长,我看你完全缴械投降用不了三天,也许明天早上就可以了。」
 
牢房的一角,传来了几个小姑娘低低的哭声,我心里恨的直咬牙,这个狠毒的角色,把女人的心彻底琢磨透了,真是太可怕了。
 
余县长似乎给抽了筋,全身软的挺不起来,低垂着头,任水流咕噜咕噜地涌进喉咙。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小腹下面的阴毛湿的一缕一缕的,贴在雪白的大腿上。只有那两片血红的阴唇还直直的立着,一扇一扇的,像在做着无谓的抵抗。
 
牛军长捏了一会儿,大概手酸了,就交给了郑天雄。他转过身走到墙角,偎在一起的几个小姑娘谁也不敢抬头看他,眼睛里流露出惊惧的神色。
 
坐在最里面的小许白白的身子在小韩和小乔的黄军装中间显得格外刺眼,她浑身都在发抖,勾着头一声不吭。
 
牛军长一步跨过去,抓住小许的胳膊把她拽了起来,顺手握住了她硬实的乳房,一边揉一边问:「许小姐你都看见了?你的余县长都要投降了,你还充什么硬啊?你这么年轻漂亮,从了我,包你没亏吃。」
 
小许依然垂着头,下意识地摇着,身子拚命扭动,仍是一言不发。牛军长握小许乳房的手圈过来搂住她的上身,抓胳膊的手伸到下面,顺着平坦的小肚子插进了她两条大腿之间,抚摸起她的下身。
 
马处长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扫了几眼小许的身子,紧盯着在牛军长的大手下面忽隐忽现的细窄的肉缝说:「好身材啊,看样子还是处女嘛!」
 
牛军长嘿嘿笑了,对马处长说:「我打过一个赌,要让这小娘们自己爬上我的床,撅起屁股让我肏!」
 
马处长哈哈一笑道:「快了快了,你看她都要流水了!」
 
牛军长在小许的下身摸了一把,抬起来仔细看了看,好像真有点亮晶晶的东西,大笑着掐住她的乳房用力捏着说:「我看也是快了!」
 
正说着,另一边传来了咕噜咕噜的水声,牛军长回头一看,地上又多了一桶水,余县长像个临产的孕妇,肚子已经涨的好像要透明,郑天雄却仍在不停地捏手里的皮球,水咕噜噜的从她嘴里流出来,顺着赤条条的身子流到地上。
 
牛军长叫起来:「老郑,你要撑死她啊!快停了,留着她,那个屄骚还有用呢!」
 
郑天雄意犹未尽地停了手,看看翻着白眼喘息不止的余县长说:「才没几下就喝饱了,真他吗不经灌。」说完擦擦手对看守的匪兵说:「等她泄的时候马上叫我!我要看看我喂进去的水她是怎么拉出来的!」
 
牛军长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到时候我来给你助兴!」说着留下了两个看守,带着一行人嘻嘻哈哈地走了。
 
大群的匪徒一走,我们忍不住「余县长、余县长」地叫了起来。看守的匪兵朝我们吼了起来,冲过来连踢带打,好一会儿才平息下去。
 
忽然,我们看见余县长吃力地抬起头,艰难地朝我们露出了一丝笑容,马上就又垂下了头。我们几个都哭了,哭的昏天黑地。
 
郑天雄来看了几次,可直到天黑,余县长一直顽强地坚持着。
 
晚饭时间过后,她进入了一种半昏迷的状态,对外界的动静、包括我们的呼唤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痛苦的呻吟。
 
晚饭送来了,我们谁都没有心思吃,看着在痛苦中挣扎的余县长哭红了眼。
 
天黑以后,姓胡的来了,后面跟着郑天雄,还带了几个匪徒,却没见牛军长和马处长。
 
他们一进来就围到余县长跟前,姓胡的摇着头自言自语地说:「没想到没想到,泄过一次她居然还能挺这么久!」说着抓住余县长的头发拉起她的脸,一只手扒开她的眼睛看了看,然后弯下腰用手指剥开了她的阴唇,仔细观察,接着竟伸出一只手指去糅她的肛门。
 
余县长的喘息忽然粗重了起来,胸脯大幅度起伏,被捆在刑架横梁上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接着出人意料地猛地抬起头,「啊……」地叫出声来。
 
随着羞人的叫声出口,她全身剧烈地哆嗦起来,紧接着噗哧一声闷响,她的阴门大张,一股水流冲了出来。
 
余县长全身一软,又一股黄色的水流从她的肛门冲了出来。足足一两分钟时间,这两股水流才渐渐减弱,夹杂着粪便的浊水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