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恶梦开始? ? 摆在面前的是一幅画,只见大片草原上大大小小五匹马,或昂首鸣嘶,或低首摆尾,活生生一幅画,美中不足的是,它挂的地方不对劲,倒不是墙上有污粉什麽的,而是,这儿浓厚的药味,只怕你不肯呆上个三五分钟就想跑掉。布达是一个年轻高挺的男孩子,一屁股坐满整张椅子,双脚微微张开,手肘抵着桌面,两只手上面放着的是已经呆掉了的脸,笨笨的一颗头。没办法,子承父业本来爷爷已经退休了,无奈的是老爸三年前离家至今不见人影;布达只好常常回家帮爷爷照顾这家中药店,每次一回来,爷爷总是劳叨着家传秘方。现在,爷爷出诊了一个多小时,八成又听张大婶的念夫经去了,而布达发呆也就唯持了一个多小时没变,两眼望着五匹马,那管爷爷交待的是看旁边的那幅铜人穴位像!话又说回来像他这付德性,望着穴位像跟望着五马图恐怕也没什麽分别吧 ^_^? ? 惊醒布达的不是晴天悍雷,不是天摇地动,而是一股香味,说是香水嘛却又不像,淡淡的,没有一般香水刺鼻的令人恶心的感觉,那味道就像是专门吵醒布达而产生的。先生,麻烦你帮我抓副药。布达才一挺鼻子循着香味望向门口,见到的是一位少妇,才二十来岁吧,发呆了一下,听到的是,先生你怎麽了?『没事,对不起,要抓药?方子呢?』说着倒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药方在这儿,麻烦抓一个月份』少妇低声说着从包包拿出一张微微破损的纸来,也没递给布达,就放在桌面上。『唔小姐,你这药很奇怪,你确定要这麽开吗?』『嗯,我吃了一年多了,有什麽不对劲吗?』『是我不好意思说嗯』『先生,你说好了,到底怎麽了?』『首先叫我布达,你先答应我不骂我,我才敢说』『当然,你是为我好』说着说着,少妇竟有点脸红,不仔细看还不晓得,酥胸微微起伏,当然逃不了布达的眼睛。『是这样的,前两味药看来是抑制情欲的,叫作阴阳两隔久分散,只是中间这两味倒像是催眠药,末两味嘛』说着看了看少妇一眼,没想到她竟如脸红如朝霞,耳赤如落日,这一来倒不好意思说下去。谁知这一停顿,少妇竟有点不知所措,看来随时要走人的样子,布达一看,赶紧抓着少妇的手,『你先坐下来,要不要喝水?』倒了杯水给少妇,果然显的安心多了,只见少妇抬头看了布达一眼。『对了,不知小姐贵姓?』『你别管我,到底末两味』『是这样的,虽然这六味药都是粉状,但是药效有迟速的区别,再加上药性有阴阳,末两味却是催情药,也就是春药,这六味加在一起却叫人想不透』『哦,对了,你说吃了一年多没不对劲吧?』话才一说完,少妇竟自顾自的哭了起来,害的布达赶紧绕到前面来,递了张手帕过来。哪知,她两手拉着布达右手,就啜泣起来,要被人家看了,搞不好还会被误会....? ? 『小姐,没事没事,有话你尽管对我说』布达顺着她的头发轻轻抚弄着,他只想快点让她安下心来。过了一会儿,才知道她的身世少妇嫁的是她的青梅竹马,老公家雄有的是钱,人也活泼开朗,朋友那儿更是面面具到的大赢家,任谁都羡慕她们的组合。谁知,新婚那天晚上才发现自己的老公竟然不能人道!天啊!熬了一个多月,蜜旅回来後不久,那是一个 party有个自称半仙的,他趁家雄不注意时递了张纸条过来,『大嫂,我是阿雄拜把子的二弟,这副药你拿回去,可别跟阿雄讲』刚开始也不太相信,抱着姑且一试的念头,没想到吃了之後,以前那种烦人的胡思乱想没了,本来睡不着觉的毛病也没了。可是有一天,阿雄出去考察的第二天早上醒来,竟发现自己处女膜破了,四周乱遭遭的,这事就这样搁着不敢跟阿雄讲。尝试着不吃药,却比以前难捱寂默之苦。於是.......? ? 『小姐,老实说,你这样也不是办法,我看还是』『你觉得怎样才好?』『男人受不了会出外找女人,你难道不能正常发泄你的欲望吗?』『你如果再这样抑制自己,到时候』听到这儿,少妇竟有点耸动,甚至有点害怕又好奇。